“不能永续的事物终将停止”

威廉• R • 怀特

英文全文.

摘要

 

这个著名的言论来自于赫伯特 • 斯坦,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这句话之所以家喻户晓是因为其道理显而易见。然而,人们常常忽略,公共政策通常建立在一个截然不同的假设上,即未来可看做是现在的延续。这令人深感遗憾,因为人类未来所依赖的许多极为重要的系统正在以一种不可持续的方式演化着,并面临着终止的风险。全球的经济、政治、环境健康系统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也显示出崩溃的迹象。

这些挑战是可以克服的,但是要想克服这些挑战,我们需要明确我们所面临境况的严重性,并且在三个实操问题上达成一致:第一,我们走在哪里?第二,我们想去哪里?第三,我们该如何到达?

目前的债务积压问题需要明确的债务重组或直接的债务豁免。关于包容性的问题,为支持政治可持续性,我们需要在公共政策和商业实践上做出改变。公司(尤其是在美国的公司)必须缩小上层管理和雇员之间的收入鸿沟。对于政府来说,重获选民的信任需要促进收入和财富平等的立法。气候变化必须被控制,也就必须逐步减少政府对化石燃料的补贴。对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建议全球对每吨二氧化碳征收七十五美元的碳税。

同时,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也需要更好的治疗,药物,和医疗卫生系统来应对需求。显然,随着社会进入对新冠病毒的群体免疫,对医疗的需求会降低,医疗系统将不再超负荷运转,但这个结果不应被用来贬低医疗承载量的重要性,因为今日的过剩产能可能对明日的医疗系统的适应力至关重要。

改变意味着不仅需要明确我们要做什么,也需要改变我们认识世界的范式。首先,在经济和金融的领域,我们必须认识到,经济是一个复杂的、自适应的系统,类似于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中其他被广泛研究的系统,而且这些系统是互相作用的。因此,这种系统思维需要代替那种孤岛思维。

实现这些改变需要国际上的深层次合作。一个国家宏观经济上积极的改变可能在另一国产生消极的影响,导致不理想的结果甚至反噬。尽管国际之间的合作面临很多障碍,新冠大流行给了我们一些乐观的理由。科学家史无前例的国际合作实现了新冠病毒的检测、治疗和疫苗研发,其速度超出了以前所有的预期。这个层次上的国际合作也可以作用在其他方面。新冠大流行的全球性提醒我们各国目前面临的许多其他挑战也是全球性的关乎人类存在的挑战。这些全球问题需要基于全球合作的紧急解决方案。正如本杰明•富兰克林曾经对一群美国革命者说,“先生们,我们必须团结一致,否则我们会一个个被吊死。”也许这种觉悟可以提供在国际层面“实现改变”所需要的动力。